首页<聚焦

消防员岳永峰:最怕爹妈看见这张照片

来源:大连晚报 发布于:2018-12-11 14:35

岳永峰。(图片来源:大连晚报)

岳永峰和他的消防员兄弟们现场奋战一昼夜。(图片来源:大连晚报)

 央媒纷纷转发网友齐齐点赞。(图片来源:大连晚报)

  一张被网友称为“现实版冰与火之歌”的照片,被新华社、人民日报、央视新闻等央媒热传,瞬间温暖了全国网友。让30岁的大连消防中山大队青泥洼中队消防员岳永峰成了“网红”。

  12月9日中午12点19分,这位“新晋网红”还守候在大连中山区长江路道边一栋3层高的老楼房顶。他的身后,是房顶和楼板都被烧塌、油毡内层还在冒着青烟的火场残骸。岳永峰和他的几十个消防员兄弟,已经轮班在这里奋战、守护超过24小时。就在这里,岳永峰和其他消防员一起奋战4小时后,他的满头冰霜和战胜火魔的欣慰笑容,一起被几位尚不知名的“摄影师”用手机定格。

  8日,他只顾得上吃了一顿饭。一碗从后方送上来的热面条,在保温锅里凉了、坨了,他一直没吃到嘴里。 他说,自己也看到那张被网友们称为“冰与火之歌”的照片了。但他对突如其来的“网红”称谓还不太适应。“整个中山大队的兄弟们都一样在现场拼,不止我一个!”现在小岳最怕的,是远在山东老家的父母看到这张照片。

  一组“感动全网”的照片

  12月8日晚8点,一组照片在互联网上被接力转发。

  这组照片的主角是一位消防员。在大连中山区长江路日航酒店对面,一座始建于1925年、3层高的历史建筑突起大火。从上午10点30分左右烧到下午3点,火势几度反复,最终被大连消防成功控制。在火势得到基本控制后,一位年轻的消防员头顶结满冰溜子的头盔、身披满挂“冰甲”的消防战斗服,面对镜头,露出欣慰的微笑。

  面对烈火,身披冰霜。这组照片很快被网友命名为“冰与火之歌”。年轻消防员的拼搏和付出感动了很多人:“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!”有网友感叹说。

  就在这组照片热传时,照片的主角,已经干了十年消防员的岳永峰正在火场继续值守。他身披的这套“冰甲”,刚刚来得及换下。10个小时前,岳永峰是第一批冲进火场的消防员之一。

  起火的这栋老楼建于上世纪20年代,已是“近百高龄”。对于经验丰富的老消防岳永峰而言,这样的木质楼火灾也并不多见。“火苗顺着房屋的木结构四处蔓延,很快就烧穿了楼板,房顶也被烧塌了。”小岳说,几百斤重的消防龙头和水带需要几个人合力扛起,他是站在队伍最前面托举龙头的那个人。他要用肩膀扛起、用头和肩膀形成的夹角顶托住高压水龙头,持续不断的水流喷射下,积水流淌到他的头盔和消防战斗服上。零下低温中,冰溜子结了一层又一层。

  冰溜子还凝结在岳永峰的手套上。几层冰结下来,他发现手套已经影响到自己的正常活动,干脆摘掉手套,徒手抓住龙头继续扑救。等第一波灭火工作初见成效时,岳永峰发现自己的手指已经冻僵了。“红肿僵硬,像是小萝卜。”

  和寒冷相比,火情对消防员们的威胁更为直接——这栋老楼是木质结构,烈火焚烧后楼板或塌陷,或变酥。“每走一步都得小心,防止踩塌楼板掉进下一层火场。”即使如此,小岳和他身后的消防员还是一步一步逼退火魔,深入火场。

  一桶凉透了的热汤面

  8日下午3点,火势初步得到控制,已经在火场奋战了近5个小时的岳永峰终于撤下来。有民警上前询问他楼内剩余火点,他一一讲解。之后这位民警招呼他和中队指导员一起合影。于是,两个满身冰霜的消防员面对镜头,露出战胜火魔后的欣慰笑容。

  但这并不意味着战斗的真正结束——虽然火势已经扑灭,但油毡纸铺满整栋楼,其中隐藏的火星余烬随时可能复燃。岳永峰所在的大连消防中山大队青泥洼中队23名消防员被分成两组,继续在火场值守。

  8日这天岳永峰只吃了一顿早饭。“第一是顾不上,第二也没心情。灭火任务没彻底完成,哪顾得上吃饭!”大队后勤给一线战士们送来了热腾腾的面条,可是整整一保温桶热汤面,凉透了、变坨了,一直没人吃。

  直到8日晚上11点,轮换休息撤离现场的岳永峰才看到了自己作为主角的那组照片。“你火了兄弟!成网红了!”发照片给他的战友调侃说。但岳永峰还有点蒙。除了他和中队指导员合影的那张照片之外,他甚至不知道另两张照片是谁拍摄的。“全队人都拼到最后,大家全都轮守了一昼夜,这‘冰与火之歌’是整个中山消防大队一起唱的!”

  他说,最怕父母看到这组照片

  从2008年入伍至今,类似的火场岳永峰进过很多次。在冬季风大天寒,气温动辄零下十几度的大连,头顶冰霜满身挂冰这样的事儿,他不是第一回遇到了。“每一个消防员,只要在冬天出过火场,谁都唱过‘冰与火之歌’。”小岳开玩笑说。

  但小岳从来没对爸妈讲起过自己的工作环境。他的家在山东临沂农村,当了十年消防员,他没在家过一次春节。“有时候爸妈也会看到关于消防抢险的新闻,总会担心地打个电话问我:你救火危险不?工作艰苦不艰苦?”小岳说,他总是报喜不报忧:“爹妈你们放心吧,我这边工作挺轻松,啥事都没有!”他说,自己眼下最怕的,是父母看到自己的这组照片。

  这次采访是在起火这栋3层楼的房顶进行的——余火防护工作还未结束,小岳和他的兄弟们还要继续轮班守护,防止复燃。采访最终被新的灭火指令打断,小岳接到命令,要再次进入火场,用高压水枪喷射一大片隐藏余火的油毛毡,彻底排险。他再次背起消防水带,冲向消防梯。

  “当心点!”中队指导员在身后提醒他。

  30岁的岳永峰回头答应,露出和照片上一样憨厚的笑容。

滨海千年>>更多

书香大连>>更多

美丽大连>>更多

蚌埠文明网 安徽文明网 泰安文明网 湘潭县文明网 重庆合川文明网 天津北辰文明网 巩义文明网 广州文明网 海南文明网 沙县文明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