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<滨海千年

青堆老街,辽南商镇之根

来源:大连晚报 发布于:2018-12-11 15:02

 老街上的老房子。

  去青堆镇正赶上大集,一早才七点,双河大街便热闹起来。周围乡镇村屯,甚至是庄河市内的人都赶来了,摆摊的赶集的,把几条主干道挤得移动艰难。蔬菜水果、馒头糕点、鲜鱼活鸡、花生瓜子、服装鞋袜,应有尽有。满目的红脸蛋,满耳的乡音,讲价声、吆喝声、寒暄声,热气腾腾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。

  青堆人擅经商,与生俱来的经商才能跟古镇当年的繁华密切相关。古镇因港兴盛,当年商脉极旺,如今虽然衰落了,精明强干却早已融入青堆人的血液中。

 冬日的青堆老镇依然古朴。

  兴起:青堆港清乾隆八年正式开埠

  从大集里突围出来,拐上桃源寺路,不过两百来米,就从21世纪穿越回百年前。街两旁的建筑矮了下去,白色瓷砖消失不见,花花绿绿的招牌没影了,连吆喝声都消失殆尽。眼前是一条灰色调的古街,老房子密密匝匝,高矮错落,在路两旁铺陈开来。我看到了有字尖角的老瓦当,看到了青砖砌就勾着黑灰的老墙,还有沉重庄严的大门,甚至有海草苫就的古老屋顶。

  无法不恍然。感觉那街的尽头,就要出现黄包车,着棉袍的女子,还有梳辫子的伙计,穿着短褂,脚步匆匆,赶着去送一批货……

  唐朝之前,青堆子有个浪漫的名字叫“青口”,是因为那里从海上看去是一片迷蒙的青色,有如一个巨大的青色石堆。到了唐贞观年间,青口改叫青堆子,一直沿袭至今。

  青堆港在唐代贞观年间已具雏形,清乾隆八年正式开埠,一直持续到清道光年间,和大孤山港、庄河港并列为三大名港。

  康熙二十年(1682年)清政府实施移民政策,青堆港吞来吐往,帆影幢幢;各街商铺林立,商旅如织。尤其在春夏秋三季,各地商船频繁来往于青堆和济南、烟台、青岛、营口、安东、大连、龙口及朝鲜半岛之间,把生姜、煤油、火柴、瓷器、纸张、布匹、面粉等日常生活用品运过来,再把大豆、花生、玉米、柞蚕、水稻、木炭、山货、生猪、烧酒等青堆子土特产运出去。

  港口的兴盛刺激了商业的迅速发展,进而带动当地工农业快速发展,青堆子成了周边地区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,于是有了“青堆兴、孤山浪,庄河不赶趟”的说法。

  青堆镇85岁老人王玉发历时二十多年心血,调查、研究,写成30多万字的青堆史志《古镇拾遗》。按其考究,青堆子古镇街区主体在天后宫庙坡下,东到青堆子港湾,西到小姜屯,北到领道山,大约两平方公里。有太平街、鱼市街、下街、官衙街四条井字形街。行政划分四个里,分别为六合里、灵山里、翰墨里、向阳里。在向阳里设有税捐局、财政所、警察训练所、海关、邮政局、协和会、专卖局、警察署等,是古镇行政中心所在地。

老房子的屋檐。

  寻根:老建筑数量规模辽南独一无二

  沿着太平街一直走到尽头,我想寻找青堆子最初的发埠。

  “嫁秉德时,除了手上的戒指,这块绸布是她唯一的嫁妆。它五尺长四尺宽,淡蓝颜色。它在她的肩上随风飘动,就像青堆子湾南边大海里的水,一涌一涌随波逐浪……”这是从青堆子走出的作家孙惠芬的小说《秉德女人》中的一段话。书中的故事就是在青堆古镇展开的,那淡蓝的绸布,曾是作家记忆里港口的颜色。

  一个22岁的年轻人自告奋勇给我们当向导,引导我们一直朝南走。虽然知道青堆古镇的衰没是因为港口逐渐淤积,但踩着积雪爬到岸壁上,眼前的景象还是让人吃惊:曾经一派繁荣的港口已经淤塞,冻成黑色泥冰,却又裂开了,犬牙参差,愈发荒凉。小伙子听妈妈说,他出生前几年,还有载重船由海上驶到这里。算来青堆古镇由兴转衰,不过是三四十年间的事。

  青砖黛瓦、翘脊硬山几进式宅院,鳞次栉比的商铺,后面的住宅及仓库、加工厂,还有学堂、官衙、饭店,虽历经岁月交替几易其主,早已失去原本功能,甚至加固翻新,换瓦贴砖,却仍旧影留痕,不妨碍整体的古香古色……青堆古镇现存清末、民国时期老建筑规模、数量和面貌的完整度,在辽南地区都独一无二。如今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里,能够看到这样一片老房子,虽然破败了,却叫你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,真该感谢居住在青堆老街上的人,还有青堆镇的决策者。

  华兴泰大院是青堆老街的重要建筑。大院三进三出,虽有些破旧,但气宇不凡。再细瞅,墙山垛、滴水檐等处雕刻着图案和文字,透露出精美。最抢眼的是房檐前的瓦当,上层是福禄字瓦当,下层是花纹瓦当,历经沧桑依然保存完好。

  青堆古镇当年有华兴泰这种商号大院几十座,是古镇兴盛的标记。说是商业大户,却不飞扬跋扈。我注意到这些老建筑都顺着道路可丁可卯地建设,街角拐弯处很自然地采取僧帽式结构,既不侵占公共面积,还美观个性,可见当年古镇人的智慧和商业街寸土寸金的情形。

  在青堆古镇,天后宫是个标志性的所在,山门上可见赵朴初老先生所题“普化寺”三字。前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、88岁释传印法师是青堆人,于1947年在普化寺皈依崇仁法师。

  青堆古镇向海而生,港口带来了外面世界的气息。方圆不过两平方公里,却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,现在的清真寺依然在使用中,历史上还曾存在天主教堂、基督教堂、万字会。道院基础上建立的万字会经常接济百姓,现今遗址还在,就在距清真寺不远处。

  自同治年间到1943年,青堆老街光有名的饭店就有二十家。天和园的“三套碗”很有名,共有24道,都是满族风味,据说是后来名满天下的满汉全席的雏形。除了天和园,还有广顺楼、青云楼、双和馆、清真馆、朝鲜馆、洪福楼等。农民进镇,多喜欢来份牛舌饼子和油炒饸饹,既便宜实惠,又美味可品。

  青堆古镇兴旺时,周边村民去上一趟,就像我们去香港一样郑重、兴奋。民间于是有儿歌“背大背,上青堆,买个火烧捎个梨”。而今漫步老街,只能在想象中体味当年那些好吃好玩的了。

滨海千年>>更多

书香大连>>更多

美丽大连>>更多

德清文明网 武隆文明网 哈尔滨文明网 淄博文明网 榆林文明网 赤峰文明网 漯河文明网 莱芜文明网 长沙县文明网 佛冈文明网